高岭青鸟

Who know I love you?

《酒吧轶事》「菊耀」

鸡尾酒永远是那么的浓烈,黄与猩红的色块交织融合的同时,缓缓的再度泾渭分明。

一切都是老样子,却又陌生的令人眼眶发酸。

本田菊就坐在这里,孤身一人,形单影只,落寞的像路灯下黯淡的阴影,只会一杯杯灌着自己酒液,做着一些滑稽可笑的杂耍,过渡自娱自乐的发笑。

周围极为的喧嚣,极为的沉静,里外纠缠,听觉与味觉构成了心中的空洞。杯中再次空了,本田菊微微扬起手臂,极为娴熟和自然的唤店员来续杯。

“伙计,这是怎么了?”店员笑的平淡,反手收走了本田菊的高脚杯。“曼哈顿不适合这种失恋的时刻啊,来点啤酒怎么样?”

“啤酒?”本田菊微微抬起眼睑,醉意醺醺的压在他睫前,为瞳孔挡住过于驳杂花哨的灯火,它最终累积了成缝隙间碎碎的光斑。“恩,的确再好不过...那麻烦您了,谢谢。”

鸡尾酒和啤酒的天性截然不同,前者总是带着高贵的色泽,玻璃杯衬得出莹润,衬得出躁扰,却唯独力不从心鸡尾酒的雍容。而啤酒恰恰相反,它太过强烈、太过刺激、太过直白,一口气灌下去,心脏都要被烫到割破,然后鲜血泉涌,再去维持表面温温和的楚楚衣冠。

但久之泪水便会歇斯底里的肆意倾盆了。那么多失意时刻,看的多了,规律也就琢磨出来了,再变得冷眼、变得不动声色,并非人心冷硬了,而是大脑与神经习惯了、漠然了。

“我挺喜欢听故事的。”店员擦着手中的透明杯,阖了只眼去瞧那上面反射出的霓色,似乎是随意的开口问道。“来吧,伙计,哪个小女人把你的魂给勾走了?”

本田菊闻言动了动唇:“他是男人。”这话说出他自己都吃了一惊,忙垂下眸有些窘迫的再次开口。“...抱歉。”

而店员却似乎不很惊讶,只是微抬眉,和善的面孔上还是那抹友好的笑意。“男人啊,男人怎么了,谈恋爱都一样。”言罢他将清洁好的杯子放下,隔了环形桌坐在本田菊面前,促亮的吹了声口哨。“来吧伙计,说出来要好得多。”

本田菊不与作答,掌心托住额头,略显杂乱的刘海与手掌令人看不出他的神情,只能听见他的声音如同隔世的老旧磁带,苍茫嘶哑而艰涩,所以他还是开口了。

“我和耀君是八年前在这个酒吧认识的,那时我还是个学生,耀君二十三岁,我十九岁。...”

那时的本田菊还不甚习惯这种纷扰之地,只是被朋友强行拉过来消遣。但内敛稳重的性格让他始终显的格格不入,很难像朋友那样尽情的欢畅。而就于此时,本田菊不知灌了自己多少杯啤酒后,突然有人来到了他的面前。

那人便是王耀。

本田菊始终记得这个搭讪——王耀用一双流光溢彩的明熠瞳孔凝视着他,瞬间仿佛他被星空笼罩,王耀笑意温和,如同脱尘烟火般不可亵渎,但与周遭环境却又无任何冲突。他端着两杯鸡尾酒——是曼哈顿,丘吉尔发明的一种鸡尾酒,味道直白而刺激,看起来如此温润的人竟是喜欢这种酒液,本田菊虽说略有诧异,但出于礼节并未开口,王耀则含笑坐在他身边,将其中一杯递给他,然后启唇轻开口。

“瞧着你坐半晌了一点表现都没有,第一次来这种地方吧。”

“...您见笑了。”那是十分清朗好听的声音,如同流水般潺潺汩汩,如同金器般暗藏锋芒,本田菊微侧过身,以掩饰颊边酒醉的绯红。“请问您是...?”

“我?”王耀闻言转眸而视向本田菊,指托酒杯率先呷了口。“和你一样嘛,只不过我是一人来的,而且早就是这儿的常客了。”

“瞧你的样子,学生?”

“是的。”本田菊颔首肯定,攥着王耀递来的酒杯,出于礼貌的同样垂眸轻抿下,片刻抬眸望去,瞳中却有暗藏的冷冽与尖锐。“被朋友邀请而来。不过这里人的确很多,为何您恰好寻我攀谈?”

“为什么?”王耀似是被这问题惊到了,旋即有些好笑的扯扯嘴角。“嘿,没有听说过这酒吧的一些规矩吗?”

“...什么?”

“就是——”王耀肆意的扬起唇角,斓彩灯光直直的打进他眼底,衬得那些笑意如花一般粲然。“我看上你了,小子,喝了我的酒,起码也要陪我一段时间。”

本田菊瞪大了眼睛,倏的本能弹坐而起,直立于王耀面前怔怔的瞧着他,唇齿微张,半晌却豪言未语。而王耀则是轻敛眸,依旧那般笑意盈盈的瞅着面前人。

“...请允许我慎重考虑。”本田菊俶尔咬牙道,眉头蹙的很紧,曲臂将酒杯再次递给王耀,橘红的色彩乍看如鲜血般浓艳诱人。“万分感谢您的慷慨,但恕在下回绝。”

“好个性。”王耀轻哼声,但并未接过自己的赠予,同样起身弯眸瞧着本田菊。“别这么着急回绝,我的确见到你后有那种所谓心动之感——不如咱俩来相处相处嘛。”

“...如果仅仅是相处,自然荣幸之至。”本田菊手臂僵在半空中,他抬眸看着王耀,瞳孔里色彩涌动“很抱歉我并不了解这些规则,所以某些事情请允许我回绝。”

王耀却没有再说话,而是用一种意味深长的眼神看着他,将自己晶莹的目光纳入本田菊深邃的瞳孔中,兴许须臾后他促促的笑了一声,听起来就犹如在玻璃前的敲击般清亮悦耳。“好极了。”王耀笑吟吟的说,耸肩似是无奈道。“那行,我不强迫你。”

本田菊闻言微怔,王耀态度转变之迅速令他措手不及。难道中国人都这般反复无常吗?他腹诽道,但表面依旧温和有礼的朝对方颔首示意,松懈下了片刻前稍紧绷的神经准备告辞。

“那不打扰...”

可惜话音未落,本田菊唇前就有一抹柔软覆了上来。

这是一个温柔极致,而又缠绵入骨的吻。王耀的唇瓣温热,与本田菊的冰冷紧贴,如同水火交融般荡开惊涛骇浪火焰燎烤。王耀舌尖刮过本田菊的牙齿,力道之大令口腔阵阵发酸,以至于津液迅速混在了一起彼此不分,似乎嘴中正在涌起一场霹雳风暴,王耀凤目含笑,仿佛酝酿着一汪春水般涟漪四起,潺潺流波,化作无形的泉流注入本田菊眸中。他纤长的食指正勾着本田菊下颌以便能够更好亲吻,本田菊从他戏谑的眼神中读到了势在必得。

良久王耀与他分离,他捧着本田菊的脸庞,气息紊乱而甜腻。

王耀得意洋洋的一挑眉,被唾液濡湿的唇瓣就像是清晨初绽时,尚在亲吻露珠的玫瑰花,妩媚中混杂着清纯,两种互相冲突的美丽被搭配绝妙的令人叹为观止。

“怎样?是不是棒死了?”他伏在本田菊耳畔轻柔细语,弯起来的眼眸中高傲妍丽而危机四伏。

“来和我上床吗,学生?”

fin.

没了,这是个坑,还是条鱼。
还是老早以前的,暗搓搓写完它(放屁你就是又添个鱼屁股)
我不想填了xx
别打我以及耀君我对不起你,我把你写的有点儿娘了...
但是菊耀是最可爱的|・ω・`)

评论(3)

热度(44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