高岭青鸟

Who know I love you?





(头像by提米)

攒了点儿自拍……
第一张表情包预警用,辣眼慎入。

“当樱花落下来的时候,破碎的花瓣一片片地落在我的衣襟上、怒放在我的心底,他们不断地敲击着,想说的是:我爱你。”

我曾经和耀君一同并肩漫步过二月樱花下的小径。那时耀君的下颌以及部分的唇瓣都埋在茶色的围巾里,一件风衣裹住他,显得单薄又温暖。我看着耀君,双臂肌肉内的跳动催促着心灵,近乎无法抑制。——耀君微微抬起头 ,看樱花瓣在风中接连不断地聚拢又飘落,他轻轻地叹了口气,说:『真美啊。』

「正是如此。」我点点头,附和道——而这全然不是我真正所想做出的事情。——耀君闭上了眼睛,沉默了十几秒钟,期间一片花瓣擦过他的睫羽——我的心灵悄然地震颤着。后来耀君睁开了眼睛,他对我说:『谢谢你带我来,菊,这里的确非常美。』——接着他笑了,花香吻他的嘴角,而我则妒火那花香。

——我回答了什么,已不记得。但我的心彼时有另一答案。——耀君。我在心底无声地呐喊着,渴望而落寞地。——我和它,哪一个会更美?

这般自不量力的问题永不会脱落我口……。——但是耀君,您知道吗?虽无神明做主,您却是最美的花放。阳光是落樱之色明艳,可敌流水飘雪;痴人是炽热冰冷之心,则可裂毁这一切、——而您的美,却是化作明樱,点燃痴人火种,将肮脏又高尚的情思埋进土地中腐烂,那位温柔的罪魁祸首。

「樱花真美啊。」

——我最后这样说,将视线离开了耀君。

“老师,您知道吗?当我隔着教室的窗户看您时,雾凇模糊了您的倒影。而我的目光落在您的身上,在一片安静与平淡里,您让我心中骤然生出了纷繁的风花雪月来。——我羡慕午后被树叶裁剪的阳光碎片、冬夜月光下的窈窕轻雪、以及初夏繁冷的雨水,因为它们可以落在您的怀里,哪怕转瞬即逝、哪怕缄默无声。”

纪念一下这个粉丝数……送给第666粉一篇文,任意cp,仅限aph。 @种花家的某某人

“我吻向一顶骷髅,仿佛在亲吻我的爱情。”

——蝴蝶飞向冰冻的火焰,然后被烧成了灰烬。




我感到他的手指抚摸我的脸颊,在发丝之间穿梭。我微微地瞪大了眼睛。他嘴角柔软的笑意中含着几分戏弄,让我感到自己犹如一名酒徒,被不知名的的水草缠住,泡在使人昏醉的酒桶之中无法挣脱。——这是荒谬的、耻辱的。我的心在战栗,我看向他,觉得那张脸像白纸一般虚假,空洞、圣洁、纯净,让人想要破坏。——毁了他。我脑内有声音叫嚣着,并迅速地传遍了四肢百骸。但是我却没有动弹。我享受着他的抚摸,就像孩童享受大人美好不真的谎言——今天游乐场关门了哟,我们明天一定带你来。要听话哦,我们会给你买玩具和糖果的。

啊啊,真是,太不甘心了。

他是一团冷极了的火。


他是一块烫极了的冰。


出处源自图片左下角av号。疯狂安利,我为ggad的绝美爱情失心流泪。

“四哥。”


仿佛一枚冰块滚入了温水中,胤禛脑内一声沉闷而清澈的响,他微微抬起头——而胤祥仍然凝望着窗外,保持一种静默与沉思的姿态,目光寂寥地放远——好像方才那声呼唤只是胤禛脑内的一道梦呓。


这飘忽虚浅的感受确实令胤禛迟疑了一瞬,但最终他还是微微直起了些腰板,轻声问道:


“十三弟,什么事?”


胤祥的目光并未转动——但兄长的回应的确令他弥散的焦距倏地聚集了瞬息,并因此燃起了乍然的灯火,胤禛突然便想起了子夜时燃的红烛、窗棂内的低侬呓语、光影落在漆黑的水塘里,紊乱不定,接着在呼吸间便消逝而去。


胤祥最终只是摇摇首,道:“无事。是我突然怔忡,扰到四哥看书了。”


“胡说些什么?”胤禛蹙起眉,脸庞覆上一层疑忧。他看着胤祥,本想再说些什么,但就当他正欲开口,猛然间,不知何处而来的困倦却将他的话无声地熄灭在了水底。胤禛惊愕于这突兀的疲意,仿佛是做了美梦的人在梦醒的前一刻为自己设的屏障。于是他的心中猛然涌出强烈的焦虑与不安来,像听闻山雨欲来风满楼,却无所遮挡一般。


——他一边执着地、无力地用迅速模糊下去的目光凝着胤祥的身影,一边在心底呼唤着他,直至黑暗将他的思绪也吞噬。


十三弟,十三弟。……


天光随之旋转黯淡之后,一道灵光蝶翼般翩跹着落在了胤禛的眼睑上。他似梦地睁开眼睛——已然不知此刻究竟是真实抑或虚幻。他怔怔地、看着那片蝶翼徐徐绽开了,卷轴似的滚出一幅无比美好的画面来——他看见胤祥着着一身清爽干净的便服,容貌妍俊,笑意如风,朝他促狭地弯着明熠的眼睛,显出淋漓的风流与几分顽皮。——他就这么站着,长身玉立,在门槛边倚住料峭而清灿的天光,红润的嘴唇轻快地抖落一声:四哥,一切可还好?


——一切都好。胤禛朦朦胧胧答道。你呢?


胤祥笑而不语。他将双手背在身后,笑意仍然浮动在唇角,只是显出一种寥远的温和,像天际边角的尾风。他深深地望着胤禛,面对着他,开始缓缓地朝门外退去,将身形轮廓渐然融入一派冷冽的光芒中,仿佛投于水波。


他仍然笑着:四哥,恕十三先行辞了,此后多保重。


他说罢,那光芒便轻轻地涌了上来,包裹住胤祥,不见了。仿佛那桃花青柳一般的少年人,只是洒落下来的一丝光色。


——等一等!胤禛惶急地起身,让人如感窒息一般的急虑迅速地扼住了他的呼吸,他猛地站起,却没能奔出门去,追上再执住那抹柔和的温度。伴随着脆响而变得清晰的是摔落的笔杆、案前的积折、与窗外正被吹动的柳枝。一只被折下的翠柳,正安静地伏在桌面上,既不言语、也不叹息。


两个人一起走在喧嚣或宁静的街道上,寒风从身旁无声地掠过,肌肤和体温交融在一起,然后彼此无言。——这样的情景,真的是只有去说我爱你这种话,才能配得上的温柔与美丽啊。

 
 
 
——本田菊轻轻地打了个喷嚏。

“冷吗?”王耀急忙转过头,见本田菊摇摇头,还是呼口气把自己的围巾解了下来,妥帖地给对方围上,磨了磨嘴唇后禁不住轻声嘱咐说,带着少许嗔责的意思:

“你啊,明明都是个成年人了,却有时还像个孩子一样不懂得照顾自己,最近突然降温,你看你还穿这么薄,万一感冒了那可怎么办……”

本田菊一时没有答话,只是静静地等着王耀说完。他微微抬高视线,看着此刻王耀的眉眼中堆叠的担忧与关切,心潮浮涌,像获得了鱼干的猫一样,一时间得到了充实的满足。

王耀的话混着寒风在他的耳畔飘摇,依次不落的震动着鼓膜,本田菊让自己的肌肤贴住王耀披上的围巾,轻轻哈了口气,感到瞬间蒸腾而起的温度后心中十分欢快的跃动了一下。

王耀看他沉默的样子,既不意外,也不愠恼。而只是垂下手臂,轻轻捏住围巾下摆,叹了口气后柔声问道:“还冷吗?”

本田菊应声抬头,视线与对方交融,他看着王耀在寒冷中微微发红的眼白与明亮清澈的、仿佛同时装载了夜空与灯火的瞳孔,漆黑的眼睛里泛起了长久亘远的悸动,于是本田菊小幅度地点点头,道:“冷。”

王耀的神情是在本田菊话音刚落的一瞬间就变得忧急的,“这可……”——这可怎么办?会不会是感冒了?我们要不要回家暖和一下?——这是王耀接下来会说的话,但是本田菊拒绝了,——我拥有温暖的巢源啊。他想。

本田菊伸出手,轻轻地搂住了王耀的腰,将头埋在对方的颈窝处,仗着自己低一些,便把自己调整得十分像乖巧的孩子在撒娇——却又体现出一丝强势与任性来。两人身体无比亲昵地贴合在了一起,本田菊满足地蹭着对方肩部与颈部的衣料,唇瓣微抿,鼻下喷洒着热气,二氧化碳把彼此碰触处的体温融得暧昧而安定,本田菊感到自己的心跳既平稳、又失去了往日的节奏,——那是一种崭新的频率,是只有在寒冷的夜晚中,拥抱爱人的时候,才能获得的恩宠。

“这样就好了。”他低声说,嗓音清冷而干净,却偏偏透出分明的依恋来,荡漾着听觉神经,又带来清淡的甜美。王耀起初稍惊他的动作,在刹那间显得有些无措——但很快展起了无奈而宠溺的神情,他叹口气,唇角不可遏制地浮现出了一缕轻盈,他的双颊泛起薄红,整张脸庞盈着柔软而温暖的光色,仿佛本田菊的动作让他也获得了莫大的雀跃与欢欣。

王耀伸出手,温柔地抚着本田菊细顺的黑发,将其与自己的手指交织。他扬颌在对方刘海间隙处落下一吻,接着打开双臂,轻轻地反拥住对方,然后安恬地闭上了眼睛。因为此刻只有黑暗才可以搭配这种绝美的浪漫——是在寒风与冰冷中浮生的炽热,以爱情为载体,交织在灵魂之间,长远而悠柔。

刚刚看完竹间月的汉化菊耀粮,最后一张再往后一翻微博就给我推荐一条矮个子逆袭攻略,替本田报警了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