李年LN与蓝白红🇫🇷

APH仏领乌领,右仏。法贞英仏极东。高举蓝白红,秉持一生贯彻社会主义🇫🇷🇨🇳

「英仏」吻向优忒毗

这真的是个小小的孩子。

“你看的到我,人类?”他眨着明亮湿润的眼睛,嗓音轻轻软软的,问道。

“Well.”亚瑟柯克兰抬抬眉,垂眸笑回:“我是一位诗人,诗人的眼睛总是与众不同的。”

——它们能看到世上最美丽的景色。

苍翠幽朴的森林的悠息,携着几分极古老的隽愁,和三笔蓬勃的绚烂,落入稀疏的阳光间,潺潺流淌,盈悦清和的洒在他们身上。

“真了不起!”小家伙欢快的笑了,他张开两条藕白纤细的手臂,红润的唇间绽放的是铃儿般的笑。

“我是这片森林的精灵,我守护着她的美丽。既然你是诗人,还可以看到我,那真是太好了!”他双眸睁的大大的,显得生机盎然流光溢彩,淡紫色的梦幻中含着浓郁的希冀。“诗人先生——我...有一个愿望,你可以帮助我实现吗?”

“请问美丽的小先生,是什么样的愿望?我是否力所能及?”绿眼睛诗人问道,他蹲下身,与精灵平视。

“当然!——你们的灵魂生来受耶和华之赐福,世间最为浪漫虔诚,你们的嘴唇是吻过波利海妮娅的乳汁的,吟出诗句可媲美海妖的竖琴!所以——”小精灵像唱歌似的,眼底闪着向往的泉波。“可否请您,替我写出这森林的美丽?作为回报,我将实现您的一个愿望!”

诗人微感诧异:“当然,颂扬美丽是我灵魂的罗盘,我为美丽而生。”他取下帽子——尽管那已陈旧,他仍然向精灵鞠躬行礼。“我不胜荣幸,亲爱的精灵。”

“万分感激您!好心的您!”精灵欢喜的眨眨眼,他颤动蝶翼,化作一道粲然美丽的流光,跳舞般轻盈的落在诗人的肩头,如一朵鸢尾花的绽放,伴随着簌簌的馨芳,诗人一怔,耳畔便响起小小的精灵溪水般清脆悦耳的声音。

“我赠予您鸢尾花香!请允许我跟随您——见证那伟大诗篇的诞生吧!亲爱的诗人先生!”



(有点,想写成长篇...)

在学校囤的极东摸鱼...画技日渐退步,难过。

港澳《回家》

周五的夜晚很平静,像是一壶冷掉的茶,清冷中仍然带着几分悸动。

王濠镜静静地伫立在街旁,看着面前学校大门人来人往,行李箱自面前碾过又离去,不知过了多久,直至寒风令他感到鼻尖一阵僵麻时,被衣兜半遮半掩的手腕被握住了。

“等很久了吧?”他侧目望去,只见果然是王嘉龙,对方平俊的面孔前夹了些许歉疚和抱怨:“班头非要讲完那几道题再给放学...大冷天的。”

他低声说,更像是嘀咕,王濠镜看着他仍显出点儿稚气的面孔,却舒舒的笑了。

“也就一会儿而已。”他笑着说。“学习最重要——走吧?大哥可是在家里做了一桌菜等你。”

王嘉龙点点头。

“高三非常忙,但也要注意身体。”王濠镜看向对方,语气中满是担忧:“你看你,一个星期又瘦了。”

“我都被养肥五斤了。”王嘉龙不可置否,他的目光在嘈杂的街道上兜兜转转。“你不知道——这伙食真好的吓人,最近还专门修了西餐窗口,如果不是每天都在跑步,我现在已经和大哥的玩偶一样胖了。”

“玩偶?你是说那只猫?”王濠镜闻言怔怔的一瞬间没反应过来,紧接着莞尔失笑。“小心点,那可是大哥的命根呢,被知道你这么说,非要给你几锅铲不可。”

王嘉龙没回答,他长长地伸了个懒腰:“好久没吃过大哥做的菜了。”他喃喃。

“等下回去你倒可以尽管享口福。”王濠镜笑的眯起眼来。“大哥今天专门去买了蟹做给你,我和晓梅都是沾了你的光的。”

“蟹?”王嘉龙双眼一亮。“大哥要做醉蟹?”

“是,估计这会儿已经好了。”

“那我们走快点!别让菜冷了!”

王濠镜看着他陡然加快的步伐,哭笑不得的叹口气。还说不是小孩子?他这样想着,也就跟上了。

傍晚寒风正盛,二人东一边西一条的瞎扯,一道风吹过,王嘉龙不轻不重的打了个喷嚏。

“冷吗?”王濠镜担忧的问,对方摇摇头,但他视若无睹的蹙蹙眉,抬手解下自己的围巾,然后止住脚步,侧身替对方围好:“上次让你带多些厚衣服,你偏不听...如果感冒了可怎么办?”

“你真是和大哥越来越像了。”王嘉龙吸吸鼻子,嘀咕道。

“不好吗?”王濠镜含笑看着他说。

“好——好,镜哥天下第一帅。”王嘉龙撇撇嘴,沉默了几秒钟后他握住脖颈前多出的温暖,然后抬臂解下,不顾王濠镜惊疑的眼光将长围巾轻轻的给二人拢上。“这够俩人围的——我还没那么脆弱。”他说“在学校我可每天都有锻炼的,倒是你——整天在办公室坐着,也不担心得痔疮。”

“哪有这么说话的?”王濠镜无奈的说。“我是为了工作,领导——”

“领导很重视你,你不能辜负人家的期待。好了好了,你这套说辞我都背会了。”王嘉龙二话不说打断了他,也正好将围巾最后一个角掖好了。“真不懂你们上班族。”他最后嘟囔了一声。

王濠镜安静的看着他,却轻轻的笑了。

“你真的长大了。”他说。

“废话我十八了。”他得到了王嘉龙两个白眼。“你们别总是把我当小孩儿看待。”

“好——好。”王濠镜应着,指指前方。“走吧?不快些醉蟹可是要凉了。”

“噢!”王嘉龙如梦初醒的睁大眼睛,抬脚欲迈,却突然又想到什么似的转眸看向王濠镜。他抿抿嘴,伸出手握上了对方的手指,轻柔的扣住那平滑微凉的肌肤。

“镜哥可别掉队了。”他狡黠一笑,王濠镜一头雾水,结果还没等他发问,王嘉龙却突然大迈步子跑了起来。

“哎!”猛然的拉扯令王濠镜一个仄歪,他本能的反握对方暖烫的手。“真是...突然跑什么?”他慌忙的调整步速跟上。

“回家啊!”王嘉龙转头一笑,利落的回答。

十八的年龄,少年的眉目已经显出了青涩的成熟,他笑容灿烂,黑亮的眸子中仿若漾开了星辉,蓬勃激昂的怒放。

别有一番的美好。

王濠镜此刻也不禁欣然,他紧跟着王嘉龙,二人奔跑在繁华的街道上,良久无言,却洒下一地的欢笑。

《那个老师》耀樱

第一次见到那个地理老师,大概是开学的第二天吧。

这是个比较普通的高中,但也勉强算个重点,老师基本都较年轻,但各有风度,各有特色。

本田樱首先剪了一头清爽的短发来作为迎接新学期的礼物,当校园中携着花香的微风拂过,她感到身心皆宜。

——这是个很不错的地方。

她支着头,唇角含着笑,想。

一天时间令她迅速的适应了这里,本田樱坐在第一排,听课很方便,学校采用了环抱的黑板白笔,彻底告别了“粉尘清风”的时代。

她端坐以待,等着新老师的到来。

上课铃声是《土耳其狂欢曲》,当末尾音节即将落下,门口传来了沉稳有力的脚步声,所有人应声而望,一高大的身影便闯入了眼帘。

“同学们好!”他利落的走上讲台将课本放下,坐在他面前的本田樱便听到了“啪”的声讲桌被撞击的好听声响,本田樱眨眨眼,有些无措。

这个老师大概二十五岁上下,面容俊朗,笑得眉眼弯弯,他拿起一支笔,在黑板上写起来。

“我姓王——”他说,隽永潇逸的字迹在黑板前开出了两朵花。

“王耀!”

他转过身,又笑起来,这次本田樱看到他有一颗长的不太整齐的虎牙。

“你们可以叫我王老师!好,现在我们开始讲课...”

课如其人,王老师讲课十分的欢快,他说话抑扬顿挫,像是演讲,每一个断句都恰到好处,到关键部分他会上扬声音,学生们的目光便随他转动,每讲完一处知识点,都会出现一片醍醐灌顶的唏嘘声,偶尔他还会幽默,次次成功,教人笑的前合后仰。

“你们知道小行星带有多少颗行星吗——”他指指台下,夸张的扬起手。

“十万多颗!!”

瞬间台下一片哗然,然后他一副计谋得逞的模样,得意的扬扬眉毛:“这还只是太阳系,宇宙可大得很呢!”

纵使性格沉静的本田樱,也是笑着上完了这节课。

四十分钟过的很快,转眼下课铃声就响起了,本田樱没有听出是什么。王耀合起笔,将书拿在手里抽出U盘,冲他们一挥手。

“少侠们,咱下次见!”然后大步离去。

伴随哄一下躁起来的周围,本田樱怔怔的看着老师离去的背影,好一会儿才垂下眸,开始收拾东西。

——

转眼一周就过去了。

“老师,请问这道题怎么做...?”本田樱喊了报告,走进办公室将练习册递给对方。

“噢你全做完了吗!棒极了,我要表扬表扬你!”王耀翻开书惊叹道,侧目冲本田樱笑笑,小姑娘脸红了红。“这道题啊...我看看。”

他坐直,将练习册平放在桌子上,拿出一支笔在上面写画:“来,你看,首先它给了你地轴,然后你把赤道画出来...再从太阳作一道平行光到上面,你看——这就是南半球,太阳直射点,这个是春分,这个就是冬至。”

“懂了吗?”王耀轻声问道,本田樱用力点点头,目光落在练习册上面多出的与自己截然不同的潇洒笔迹前,心中漾起欢快的波纹。“明白了,谢谢老师。”

王耀的手十分的宽厚有力。握住一定很温暖吧。她想,然后瞬间被自己吓了一跳。

情绪瞬间的异样浮动没有被捕捉到,本田樱促促的告了声,连忙退出办公室。

时正上着晚自习,办公室就在教室旁,面前空地一片人声鼎沸,清凉的夜风拂过本田樱的面颊,她深吸一口气,转身走进教室。

——

“我们这节进行新课,不过我要先提问一下。”王耀双手撑着讲台,台下瞬间发出极短暂的哀嚎声,王耀的目光在座次表上游走良久,最终他看向面前。

“小樱...来,你来回答吧?”

本田樱吓了一跳,条件反射的站起来,然后才反应过来这极为亲昵的称呼。“...呃,哎...?”她依稀间听到自己胸腔下传来了某种爆炸声。

王耀笑着问“黄赤夹角是多少?”

本田樱愣了几秒:“二...二十三度,二十六分!”

“很棒!那当太阳直射点位于南回归线时,这时是二分二至日的哪一个?”

这次本田樱傻了,她的大脑一片空白,但这些东西她确确实实是在自习背的滚瓜烂熟的,可此时她看向王耀明亮的眼睛,却一个字都说不出来。

直至同桌小声说了一句:“秋分”,本田樱才一个激灵:“秋分...!”

王耀弯眸看着她:“嗯,很好,坐下吧。”

然后他又道:“刚刚是不是有人起哄啦?我跟你们说哦:本田樱同学可是我在你们班记住名字的第一个学生!人家学习态度可认真了!”言罢他噙着笑再次看了看本田樱,小姑娘正沮丧的垂着脑袋,目光一交汇她心跳又变得飞快,接着王耀才开始讲课。

期间本田樱与王耀目光交汇了很多次,她几乎承受不住这过分猛烈的心跳。

晚一些下课...请拜托晚一些下课吧...。她不断在心中如此默念。

但是铃声仍然在第三十九分钟的五十九秒的下一秒响起了,王耀照例收起课本,离开了教室。

教室逐渐吵闹,极大的落寞却撞击着本田樱的胸膛,她晃晃脑袋,目光落在门外了很久很久。

——

教室旁边的是备课办公室,王耀不在那里,本田樱举腕看了一下时间,抿唇朝办公楼走去。

通向那里的有一条小路静谧清雅,抬头便能看到办公室的窗户,本田樱一路望过去,她知道哪个是他的。

然而等到她找到后却是王耀温暖的身影,他笑容依旧明熠,双手叉腰,正和另一个老师很欢快的说些什么,但对方坐着,本田樱看不到。

即便如此本田樱也感到心脏骤停了瞬间,她慌忙错开视线,不知道在躲避什么,紧张的无以复加。她快步走过办公楼大厅,向目的地前去。

这之前她还特意去了大厅的校容镜前瞧了瞧,仔细的整理了衣襟衣领刘海发型,才深吸一口气,向老师办公室迈去。

但就在她真正从门口看到王耀时,本田樱的脚步却一瞬间凝固。

——那是一位女教师。

王耀站着,他十分修长,对面是个娇小的女老师,正背对着本田樱,扬臂捏王耀的左颊,而本田樱分明看到,他们的另一只手,分明是握在一起的。

她呆呆的站着,王耀没看见她,他正看着那位女老师,黑亮的瞳孔中满是柔情。

本田樱仿佛做错事般慌忙的避过身体,贴着墙站立,胸膛上下起伏着,她眼前一片迷茫,天旋地转。

良久,她终于迈开艰难的步子。

——转身离开了办公楼。

菊耀-看你睡颜

王耀的睡颜,本田菊自是爱看的。

一双剪水琥珀瞳此时阖起了,掩住了那些波光潋滟,浓密修长的睫随呼吸轻柔的颤着,似卷起的蝶翼,两道飞斜入鬓的英孔剑眉正温和的舒展,为他的脸庞平添几分俊朗温柔,他浅抿着柔软的唇,唾液微微濡湿了那红润,乍看就如开盛的樱花。

他的双颊总是覆着红绯的,似美人裙袂流泉般的妍雅,从来不曾消减。他神情平和,却总是携了些许清冷,显得无论如何他竟是看起都有旷杳的,紧揽入怀中时,却担忧他似那嫦娥,随清风明月、百转星辰而去,独留孑然,孤品相思。

而他此时似乎是将要醒了,睫颤的幅度大了些,朱红双唇绽开一道狭缝,洒出略有急促的吐息,这是自梦的深沼中脱离的征兆。果然在他轻轻动了下手指后,一对流光溢彩、浮光跃金的泉湖潺潺展姿了,氤氲着朦胧的迷茫,目光悠悠然地落在本田菊面庞上,他发出一声细吟,深吸一口气,试图驱散初醒的困钝。

此情此景于是他笑了,他轻柔的闭上眼睛,揽住对方结韧的腰肢,抬颌吻了他。

“早安,耀。”

近期的英仏摸鱼...

《一起看聊斋》耀菊

*给祝君的生贺!ww @祝君 生日快乐!!!

正文:

王耀过来的时候本田菊正在长椅前喂鸽子,王耀抬眉看看爱人温和的眉眼,也在他身边坐下。

“买面包是让你吃的。”他有点儿无奈的笑笑。

“我已经吃饱了,就给这些小家伙吧,不是也很好吗?”本田菊回给他一个微笑,掰下一块递给王耀。

王耀撅撅嘴,也跟着把面包渣洒向地面。

“买好票了,现在要去吗?”王耀侧头问。

本田菊仰头看看天空:“还有一个半小时,再...等等吧”

很快面包喂完了,咕咕叫的鸽子大概也饱了。王耀拍拍手上的碎屑:“那去玩点别的吧!”

“什么?”

“去了你就知道了!”王耀晃了晃比的剪刀手,不由分说便握住本田菊的手腕将他拉起来。“来吧!菊——”

他看着对方这一副小孩儿模样,也无可奈何的叹口气,点点头:“嗯。”

凉风吹过,把几片叶子也拨了下来,四周倒是很凉快。王耀拉着本田菊轻轻走着,很快就到了一个小摊子前。

“射击...?”本田菊眼角跳了跳。“这...您什么时候喜欢这个了。”

“哈哈,小时候一直很擅长的!”王耀利落的给钱:“老板!要二十发子弹!!”

王耀笑容十分的灿烂,本田菊眨眨眼,接过了王耀递过来的枪。

“砰!”第一发,不中。

“哎呀——”王耀沮丧的挠挠头,再次迅速上膛,这时本田菊也开了一枪,当然同样是不中,他也蹙眉,眨了眨眼。

“没事儿!多开几回就好了。”王耀笑着再次端起枪。

“砰!”

“砰!”

“砰!”

一连开了三发,结果还是没有中,而本田菊已经打中了一个熊猫小玩偶了。

王耀蹙眉沉思着,突然他捶了下手,恍然大悟的说:“我知道是哪里不对了!”

本田菊正纳闷,王耀却笑嘻嘻的瞅着他,抬手指了指自己的脸:“我需要一个鼓励的吻。”

本田菊的脸刷一下红了,他下意识拿紧了手中的枪支,冲王耀低呼:“您在说些什么呢!”

“今天手气不好,肯定是因为这个嘛。”王耀撇撇嘴,一本正经的说道:“如果菊赏脸的话我一定赢的盆满钵满。”

本田菊语塞,他看着王耀甚是无辜的神情,心中不断的腹诽,最终他叹气朝王耀那靠靠,轻轻在对方侧颊上亲了下。

“这下好了吗?”本田菊无可奈何的说。

“当然!”吃到香的王耀瞬间喜笑颜开,他端起枪就是一发,当即便打中了一个抱枕。

本田菊吃惊不小,他瞅瞅被打中的抱枕,又瞅瞅王耀。“你看!”王耀挺着胸脯颇为骄傲的说:“我没骗你吧!”

也不知道他是故意套路本田菊还是如何,但是接下来王耀的确几乎发发必中,礼物掉的停不下来,最后十发子弹用完了他还恋恋不舍的鼓着腮帮子,把老板已经包装好的礼物接过来。

“看来,我果然是宝刀未老啊!”本田菊看着鼻子都要顶到天上去的王耀,不禁汗颜。“不对!我哪里有老,我很年轻的!”意识到失言王耀又迅速摇摇头,慌忙补充。

“是是...”本田菊无奈应着,伸手就要帮王耀提东西。“哎不用,”王耀避过去,腾出手拍拍他的肩膀含笑说:“刚刚还打中了一盒巧克力呢,我们去聊斋那吃吧!时间也快到了!”

本田菊看看表,答应了:“嗯,但是小心您的血糖再高起来。”

“...喂我还年轻呢!!”

本田菊噗嗤一声笑了,王耀见状怔了怔,也扭头撇撇嘴:“不跟你小年轻一般见识。”

“嗯,谢谢您的君子雅量。”本田菊极力憋着笑,故作了一脸严肃顺着他说。“老人家先生,请不要在意我这年轻人的童言无忌了。”

“...喂!!!!”

两人就这么说说笑笑吵吵闹闹的到了聊斋大门口,表演很快就要开始了,人群陆陆续续进场,王耀也和本田菊牵着手进去,里面是一片小空地,开场前十几分钟大概就要在这里等。王耀和本田菊寻了两块垫子铺地上,便顺着坐下。

“这巧克力还不便宜呢。”王耀拿出那盒战利品便拆边琢磨。“怪不得老板脸色不太好。”

“是您攻势太猛了。”本田菊补充道,满脸的无语:“不要以为我并不知道您前四发的失手是装出来的。”

“哎呀哎呀!这巧克力可真不错!菊你快尝尝!!”

“...”本田菊只好接过王耀递来的巧克力,放进嘴里。

“怎么样?是不是不甜?”王耀笑的开心。“你不喜欢吃太甜的东西,我看口味是苦咖的就立马打下来了,喜欢不?”

“...嗯,的确很不错。”本田菊垂着眸子细细品尝,心中也随之暖了暖,他微笑回答:“您有心了。”

王耀张张嘴还想再说些什么,但此时广播响了:“请观看聊斋的游客往里面走,表演即将开始。”

“走吧。”王耀起身,本田菊点点头也随着站起来。“这还是我第一次看聊斋,希望不会失望啊。”

“毕竟人气很高呢,总会不错的。”

表演室相比于刚刚的大厅又凉快一些,空调开的很足,四周有着梅花与墨水的清香,关闭了电灯,换上了另一种十分有古韵气息的灯光,并不太明亮但足以照妥全场,气氛温和恬静,万事俱备,只欠东风。

王耀和本田菊寻了个靠前的位置坐下,俩人一直牵着手,无声等待表演的开始。

表演要说其实并不非常惊艳,但也的确精彩,现场特效布置的完善,各种暗门也被极其巧妙的掩饰,烟雾出现恰到好处,不去深入研究怕是会真的误以为是妖精施法。

剧情是挺通俗的苦命鸳鸯故事。书生进京赶考,因盘缠告急便只好住在了一处废弃的宅院里,院中有一株开的灼灼其华妖冶绚烂的桃花,书生痴迷不已,为美景写诗作赋之时,却不料桃花乃是百年桃花妖,书生儒雅稳重,桃花妖小涟竟一见倾心。书生惊异,但也立刻爱上这位娇俏温柔的妙龄女子,二人两情相悦,不顾人妖之差,便欲拜堂定终生。小涟修为不够,不能离开妖身太远,书生便在此停留了数日,二人举案齐眉、颇为恩爱,恍惚已是多年夫妻相处模样。书生不得不再次动身赴京,二人依依而别。书生刚走,小涟就被师傅黑风妖抓去, 斥责她越矩之为,还要杀死书生令小涟死心,小涟苦苦哀求,黑风妖不听,并将其关了起来。但就在黑风妖下手之时小涟逃了出来,为保护书生与师傅大战,却终究不敌。小涟不忍看到挚爱遭难,于是散尽修为,破开黑风妖的杀阵,自己身死道消。书生悲痛欲绝,黑风妖也不禁动容悲伤,他决定放了书生。多年后书生已是荼首老者,他再次返回与小涟相遇的宅子,桃花已然凋零,书生孑然一身,坐在废弃荒凉的院中,泪如雨下。

表演结束后院内一片沉静,甚至有多愁善感的女性都抹起了眼泪。虽然剧情并不很出奇,但王耀也不仅为这断裂红线唏嘘,他看向本田菊,对方显然也被触动了,漆黑的瞳孔中有着光影沉浮。

走出电影院王耀一阵恍惚, 沉浸在刚刚的故事中还没有完全回过神,他握了握本田菊的手,极其小声的说:

“我爱你。”

“嗯?”本田菊没有听清,蹙眉看向王耀,王耀赶紧笑笑:“没什么!只是...菊,你对桃花妖和书生的爱情怎么看?”

本田菊垂眸,鸦睫覆在如墨瞳孔前遮住了一些光线,良久他轻轻的说:“只是神明大人不做美,没有庇佑这对良人。但是哪怕他们没有一个完美的相濡以沫的结局,这份爱情,也会被赞颂和歌扬的。”

“也对。”王耀扬唇提起一个释然的笑意,他执起本田菊的手,放到嘴边亲了一下:“说的太对了,你看现在他们的故事就被我们知道了,这份琴瑟和鸣...不用说,我也会传递下来的嘛。”

本田菊脸红了红,他看着被王耀握在手心里的手掌,却没有开口制止。本田菊沉默了片刻,他看向一碧如洗的天空,清俊面孔前也随之绽出了雅然笑意。

“的确...是呢。”

“哎呀!!巧克力在我兜里化掉了!!!”

王耀突然爆发出一声极其毁气氛的悲鸣,他看着狼狈不堪的口袋几乎欲哭无泪。

“......请您自己解决,舔掉也可以,我并不介意。”被毁了气氛的本田菊阴沉着脸冷冷道,不动声色挣开了王耀的手。

“哎呀——!!!!”

露仏,狂草意识流

那些狂风啊,那些狂风啊。

你的指甲死死剜着地,但你只触碰到了冰冷坚硬的雪霜,他们陷进你破损的指甲,他们与你温度一般。

你盯着,你盯着。天空灰白,虚渺的再承不住沉重云层,他们摇摇欲坠,仿佛下一秒便会倾落,将这广袤无垠、死寂晦暗的冻土砸出无底深渊。

但它们没有,他们仍然负隅顽抗,就像你一样。

你的白发化进了冰雪里,你的眼睛是失落之晶,你已疲于眨动他们,但你最后一点生机却不甘啊,它们涌动,拖着你的躯壳,你这匍匐前进的。

这时风雪更大了。

这片冻土、这属于荒原的、妄想变成伊甸的,到处都是岩石,嶙峋的平滑的,孤茫的连废墟都不曾有。

你持着毫末之火,曾妄想将这上帝权杖下的暗角灼烧,卷起熊熊大火,一直逼到三圣人面前,逼到天堂去。

你的眼前迸发出金色,你的玫瑰在孤寂中怒放。

你的玫瑰啊,他正坐在石头上祈祷,他的眼睛是紧闭的,他的手掌是合十的,他的目光游走之地是黑暗的,是宇宙,是被放逐的。

于是你那死掉的心又开始焚了。

你,你看着他,他近在咫尺,恐慌却撞击着你的肺脏,你是弥留也是新生,你是苍老也是童稚,你在他面前看到新时代的曙光。

你竟有些不敢触碰。

但玫瑰已经枯了,可他枯着也是可绽放的,就像你死掉的心脏也是可灼热的。你们都是死着的了,你们不妨结伴同行,向天父遗忘之地前去吧。

于是你说:我来了。

你握住他的手指,揽起他的腰肢,将圣经与祷文踩在脚下,与玫瑰翩然起舞。

在这荒莽宇宙中,像那黄金花园里折断金玫瑰的皇后,你不曾停下。

【高亮】英仏墙墙宣3.0

扩!

自带马修属性的莉子.:

Bonjour☆这里是APH英仏专属墙!


迫于墙生凄惨不得不再出来宣传一番xx
呐呐,英仏同好儿们忍心看到这堵墙上长出青青草原吗?


每次发出两个单访客量还不如本体号的时候,我就知道自己过气了x


所以,无论你是太太,正在成长的太太,还是单纯的英仏痴汉(划掉)同好,请务必到墙的列表坐坐吧!【鞠躬】唠嗑调戏随意bu


当然,能不时给墙投喂单子的话就再好不过了!qwq爱你们【比心】


再重述一次下单要求:
○这儿承接一切英仏相关的单子,原创文、图,安利,宣传,转载等。
○转载请务必放授权!放授权!放授权!
○请务必告知是否匿名,若没有说明,三天以后默认不匿名发送。


以上,门牌号【2582241579】


不来一起玩吗?0w0